铁杵磨成绣花针a27

铁杵磨成绣花针

我,华歆南,听起来很像花心男对不对?一点也没错,我确实花心,要不然岂不辜负我老爹为我起这名的期望,我认识的女人多到我都数不清了,你一定以为认识有什么了不起,是没什么了不起,都上过,了不起了吧!我老爹不只给我这个花心男的名子,连花心男应有的条件都赋予我了,英俊潇洒自不在话下,温柔多金更是我的特色,哪一个女人能逃得过我的魔掌呢?不是魔掌,应该说是柔情攻势,任她是什么冰山美人,还是贞洁烈妇,只要我小手一勾,大眼一眺,保证手到擒来。可是夜路走多了,总会遇到鬼,这话拿去自个留着用吧!当朋友劝我别这么花心时,谁会听得下去啊!报应真的来了,真是悔不当初啊!我脑海里还残留着那个美丽女子的巧目杏眉,笑的甜死人的笑容,我一定要把她弄上床,结果却是她把我弄上床了。此刻我只感到四肢无力,二眼无神,可是那话儿竟然坚挺无比,她还是对着我笑,可是我身上的汗毛却因她的笑一根根竖了起来,她一丝不挂的站在我的面前,浑圆饱满的大胸部,真想一口咬下去,可是我一点力气都没有。“你醒了?”我当然醒了,有人用头发在你的脸上,身上,不停的搔著,想不醒都难,我说不出话来,我竟然说不出话来,“啊!”我竟然只能咿呀出声,这是怎么回事?四肢无力也就罢了,我连说话的能力都没有了,我开始觉得害怕了。“噢!说不出话啊!没关系,叫得出来就好了。”她还是笑的很甜,很甜,真的很甜,她开始舔我的宝贝了,原来她喜欢玩游戏啊!反正没玩过,让她试试也无所谓,我就静静享受这位秀色可餐的美人为我服务吧!“噢!──”我真的呻吟出声了,舒服,真是太舒服了,想不到她看起来一副清纯的模样,口技这么好,我的子孙们都迫不及待的想冲出去了,不行,我得忍住,时间大概只过了五分钟吧!五分钟不到就射精,实在太丢脸了,要是传出去我一世英名岂不全毁,忍着忍着,可是她却越来越过分,我没有自动的能力,她却灵活的用她的舌头,用她的喉咙,不断的刺激着我的老二,不行了,我真的忍不住了,我射了,就射在她的喉咙里,她把我的老二给吐了出来,我在她脸上看到了一种鄙视的眼光。“这么快就射了,真没意思。”她拿起面纸把沾她嘴上的精液擦干净,似乎没有要再理我的意思,她走出房间去了。 发泄过后,我感到一阵酥软,闭上眼睛想小憩一会,可是却感觉到我的老二又开始充血了,我撇头一看,又升旗了,也许是它也觉得自己刚刚表现太差,所以想让别人刮目相看吧!可是美人呢?跑哪去了?没有人看,起来有什么用呢?反而觉得难受,老二持续充血著,一种快要充爆的感觉,哇!我的老二看起来比平常勃起的时候还要大几分呢?快来人吧!我快不行了,受不了了,我只能在心里呐喊,刚刚试过了,除了呻吟之外,我没有办法发出任何声音,软弱的四肢,一动也动不了,突然有种任人宰割的感觉了。门开了,这次走进来二个女人,哇!3P喔!不对!这二个女人有点眼熟,是佳音和美娟,怎么会是她们,我早就和她们分的一干二净了,一种不详的感觉袭上心头.“南哥哥,好久不见了。”佳音的声音还那么清脆悦耳,真是声如其名。我很想说点什么,可是没法出声,“啊!──”“你什么都不用说,我了解。”佳音瞥了一眼我高高举起的老二,她还握了起来,“好像长大不少,用起来应该很过瘾. ”佳音看了美娟一眼,“美娟你说对不对?”“嗯!插一根竹签进去,就很像烤香肠呢?”美娟的脸上竟然浮出一抹邪恶的笑,开玩笑的吧!插一根竹签到我的老二里,那不是完了,不要啊!一阵阵的冷汗自我身上冒出,我现在就是在砧板上的肉,任人宰割啊!“你看你,我说说而已,你就吓出一身冷汗。”美娟还调皮的沿着我的乳头画圈圈,痒的我笑了出来。“我记得你这里很敏感。”佳音也加入抚摸我的行列,她除了摸之外,还咬我,对咬,她先是轻轻的啃吃著,等到我飘飘欲仙的时候,她突然狠狠的一口咬下去,我吃痛的大叫出声,“啊!呜!”可恶二个字我发不出声,听起来到有点像狼嚎了。“对不起对不起,一时忘我了。”佳音连忙道歉,可我感觉得到,她一点诚意也没有,她是在报复我,谁让我也咬过她呢?美娟渐渐地把舌头往下移动,很快的就来到我的老二上,一种酥麻的感觉,好爽,再来,再继续,二个人开始抢著舔我的老二了,我虽然还不明白我到底是处在什么样的境况,不过我现在真的觉得很爽。她们的嘴离开了我的老二,突然觉得一阵空虚,可是很快的我的老二就被美娟的身体所包覆住了,老实说,虽然我和美娟分手了,可是她那温暖的小窝,却是我的最爱,有时候真觉得和她分手是我的损失,可谁叫她太爱吃醋了,一天到晚又黏着我,我实在受不了太黏人的女人。

这二个女人很自动的轮流使用我的老二,真好,躺着就好了,一点力都不用使,而我也乐的不断呻吟著,我想她们也爱听吧!那我就做一次好人,好好的叫一次床吧!在这样的柔情攻势下,我特别的想射了,可是我又舍不得这么快,只好咬牙忍着,要是平常我可能换个姿势,就可以忍住,可现在我是无能为力啊!不行了,抱歉,我要射了。咦!她们竟然在这个关键时刻弃我于不顾,害的我的老二在空气中狂射,直到泻尽精元,才垂下头来。她们又走了,连一声再见也不说,心里头有种失落的感觉.怪了,刚刚才泻完,怎么又起来了,我几时这么神勇了,除了十八九岁那几年能够一夜来上五六次,现在已经节制不少了,可是要再重来也没这么快啊!几乎是还没全软下又硬起来了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我还没理出头绪,门又开了,这次进来了四个女人,巧的是我又认识她们了,玉文、妙如、小英、琪琪,她们怎么会凑在一起,小英和琪琪还曾经是情敌呢?当然争夺的对象就是我,不对劲,太不寻常了。“男哥,好久不见!”琪琪先向我打招呼。“他才不是妳的南哥呢?他是我的。”小英不服气的说,这二人本来是好朋友,却因为我反目成仇。“他现在是大家的。”玉文出来维持秩序,“别浪费时间了,后面还很多人在排队呢?”排队?这是什么情形?还有人在排队,也是,要不然怎么我上过的女人一个个出现在这里,难道我上过的女人都来了,那──那──加起来不就近二百个,不,说不定更多,不会吧!我可没想过,一个晚上要干多么多女人啊!不,现在不是我要干,而是我要被干,二百个,想起来就恐怖,我只不怕消受不起啊!要真被二百个女人干了,那不是铁杵磨成绣花针了吗?谁来救救我啊!我不停的呐喊著,她们四个人又开始轮流夹着我的老二,“噢!──啊!──”这是我唯一能发出的声音,爽是很爽,不过这种感觉慢慢的消失了。在第一百零一个女人继续使用我的老二时,我觉得我的老二大概已经脱层皮了,现在只有痛的感觉,一点快感都没有了,可是我的老二却依然不断的挺立著,不停的勃起,不停的射精,一直不断的反复著,我都怀疑我有那么多的精液可射吗?不会到最后经尽人亡吧!二百零三个,一个个我不陌生的女人,进出我的房间,我进出她们的身体,停止吧!停止这一切吧!她们联合起来报复我,报复我的薄悻,我得到报应了,这就是我花心的惩罚,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切了,当那个笑的相当甜的女人,给我喝下那杯葡萄酒时,我的艳福就这么飞来,不,是厄运.二百五十六,天啦!我有上过那么多女人吗?虽然有些人我叫不出名子,可是我依稀记得她们的长相,想不到我真的是一个混帐,这么多女人被我搞过,我不知伤了多少女人的心啊!二百五十六个,心里的一个声音告诉我,截至目前为止。 三百一十二个。三百六十七个。门又开了,我已经无力看是谁了,只剩下脑海里不断记下的数量,三百六十八个。“怎么样?相信我说的吧!保证给你一个销魂之夜。”那个我唯一不知道名子的女人,大前天晚上意外邂逅的女子,是的已经过了二天二夜了,我已经在床上躺了二天二夜了,我竟然连一次如厕的次数也没有,连进食的次数也没有,可是我不饿也不想上厕所,我真成了神仙了。我的眼睛已经张不开了。“杜姐,现在要做什么?”这是佳音的声音,我唯一记得的声音。“刚刚美娟不是说要烤香肠吗?”原来她姓杜,不对,现在不是管她姓什么的时候,她刚刚说什么?烤香肠,不!我在心底一阵惊呼之后,我就失去知觉了。当我再次醒来,“好香喔!”真的好香,我闻道烤香肠的味道了,“好痛喔!”真的好痛,我觉得我的老二很痛,老二?烤香肠?我吓的从床上弹起,低头一看,“还好还好。”虽然软软的,但大小没变,我没有被阉割,那这香味从何而来?我走下床,在茶几上看到一个餐盒,主菜是切了片的香肠,切片香肠,我突然有股做恶的感觉,我再一次确认我的老二,我用手摸了摸我的老二,一股炽热的痛楚从老二传来,“痛啊!”咦!我能说话了,我也能动了,难道是作梦,我在梦里和三百六十七的女人做爱,我笑了笑,这么不可思议的梦我竟然也能做,可是我的老二怎么会这么痛,我回头看看床上,床单上斑斑黄点,显然就是被精液沾到的痕迹,整张床单都有,那么说不是作梦喽!我被三百六十七的女人给强奸了,这是我得到的结论。

【完】


 评分

 相关推荐

广告联系:12345@qq.com 网站地图